<delect id="rh5tj"><noframes id="rh5tj">
    <ins id="rh5tj"></ins>

        <b id="rh5tj"><form id="rh5tj"></form></b>

        <delect id="rh5tj"></delect>

          主流化與邊緣化――網絡新聞發展的雙重軌跡

          2007-03-26 17:31:44 星期一     

            網絡媒體的發展,從一開始就顯現出矛盾的雙重傾向。一方面,它在重大新聞事件的報道中,開始扮演起越來越重要的角色,與傳統媒體一起并駕齊驅。另一方面,在重大新聞報道之外,網絡新聞中更多的是充斥著“煽”(煽情)、“色”(色情)、“腥”(暴力)的低俗消息,也充斥著流言、謠言、小道消息和假新聞。前者將網絡媒體日益推向主流化,而后者又似乎在頑固地拖住網絡媒體的后腿,使之徘徊在邊緣化的境地。

            網絡新聞發展的雙重趨向,可以從網絡媒體真正產生影響力的標志性事件――克林頓性丑聞在網絡中的傳播中得到印證。而中國網絡新聞的發展,也是在這雙重軌跡中前行的。

            一、網絡新聞的日益主流化

            從誕生至今,在歷次重要的新聞報道中,中國的網絡媒體可以說都是不遺余力。雖然網絡媒體自身的一些限制使它在整體的報道深度上還有所欠缺,但是,氣勢浩大的報道,給網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網絡媒體也作為歷史的一個記錄者,見證與紀錄了中國社會與世界風云的變幻。例如,下列事件的網絡報道無一不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1998年的世界杯,1999年的科索沃沖突、五八事件、澳門回歸,2000年的奧運會、俄羅斯海軍“庫爾斯克”號核潛艇沉沒,2001年的中美軍機相撞、“911事件”、美軍打擊阿富汗及塔利班政權倒臺、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中國申奧成功,2002年的中共十六大、莫斯科人質危機、世界杯,2003年伊拉克戰爭、非典疫情、神州五號發射成功、哥倫比亞航天飛機失事等。

            在2003年的孫志剛案、劉涌案、寶馬案等事件中,網絡媒體不僅以報道者的身份出現,還成為了事件進展的推動者。

            下面這些報道活動,更是中國網絡媒體躋身主流媒體的一些代表性事件:

            1999年12月1日,人民日報社派出的澳門回歸采訪團中有兩名網絡版記者參與舉世矚目的澳門回歸報道,這是網絡媒體第一次派出記者直接參與國家重大活動的宣傳報道。

            2002年2月22日,美國總統布什訪華期間,在清華大學發表演講。國務院新聞辦、外交部獨家授權新華網進行多媒體現場直播。

            2003年10月15-16日,新華網依托新華社強大的報道力量,獨家受權實時報道中國首次載人航天飛行。

            中國網絡媒體在新聞傳播方面的主流地位的確定,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六屆全國代表大會的報道中更是得到充分體現。

            網絡媒體的特性,使它在以下幾個方面報道方面尤其具有自己的優勢:

            重大事件(如節慶、重大活動、重大會議、重大工程項目、重大沖突、重大災難或事故等)、突發事件以及揭露性或批評性報道。

            實際上,以上幾類新聞往往會有相互交叉的地方。它們對于報道的共同要求是,及時快速的報道速度、浩大的報道聲勢、豐富的信息內容與多樣化的信息來源、即時的全程跟蹤與廣泛的社會反響。而網絡媒體的幾個特性,正好契合了這些要求:

            海量性:信息的豐富性、多元性,產生浩大的報道聲勢;

            鏈接性:由此帶來信息的廣泛聯系與多樣化整合;

            全時性:快速反應、高頻率以及事件的全程跟蹤;

            互動性:帶來廣泛的關注與強烈的社會反響,并可引發深度的討論。

            當然,除了網絡媒體自身的優勢外,中國網絡媒體在以上幾方面的突出表現,也與中國媒體的大環境相關。網絡媒體擁有相對的寬松空間,更易使它的力量在某些特殊事件中得以凸顯。

            在很大程度上,網絡媒體的力量也來源于它背后所依靠的傳統媒體。沒有傳統媒體的資源,網絡媒體很難有所作為。但是,網絡媒體所具有的放大傳統媒體影響力的能力,又使它不是對傳統媒體的簡單重復,而是成為一種重要推動力量。

            可以說,中國網絡媒體的集體努力,加之“天時”、“地利”、“人和”三個方面的因素,共同推進了網絡新聞的主流化進程。

            二、網絡新聞的邊緣化傾向

            (一)網絡媒體報道內容與手段的邊緣化

            雖然重大新聞事件給網絡新聞的發展提供了契機,但是,在以海量著稱的網絡媒體里,僅僅靠不定期的一兩個重大新聞吸引眼球,顯然是不夠的。在一個網站每天要發布幾千條信息的情況下,社會新聞、娛樂新聞的比重在日益上升。也可以說,在傳統媒體占據較小比重的邊緣化內容,在網絡媒體中的比重大大上升。

            而最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邊緣化內容也是網民關注的一個重點。從不少網站提供的新聞排行榜中我們可以看到,娛樂新聞、社會新聞在排行榜中占有相當比重,另外一些上榜的嚴肅新聞,有的也在標題上進行了偽裝,以搏取點擊數。

            與內容的邊緣化相聯系的另一種現象,是表現手段的邊緣化,這主要表現為:以刺激、煽情甚至是挑逗性的字眼,激發人們的點擊欲望。這種手段在標題中表現得尤為突出。

            一些原來屬于嚴肅新聞的內容,也在一些網站被加以重新包裝,改頭換面出現,其結果是“硬新聞”被軟化。

            帶來這樣一種內容與形式上的邊緣化現象的一個主要原因,是網民的需求的刺激。

            從網民的信息需求來看,他們對網絡新聞的期待之一是尋找到一些在傳統媒體中看不到的新聞,低俗新聞正是這需求中的一部分??梢哉f,這種需求是一種補充性需求,也是一種邊緣性需求。它雖然不是網民需求的全部,但也是其需求結構中的一部分。

            網民在閱讀網絡新聞中,處于一個相對自由的環境中,他們在閱讀時不必過多顧忌到周圍環境,因此,在信息的選擇方面,表現得更為自由。而一些網站的排行榜,也給他們一種暗示:閱讀這些新聞的大有人在,這會進一步使他們擺脫道德或其他社會規范約束。

            可以說,網絡新聞的邊緣化趨向,是網民與網站互動的一個結果:網民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網站對于新聞的選擇與編排方式,而這些選擇與編排又反過來刺激了網民的閱讀欲望。

            如果從媒介自身的發展規律來看,網絡新聞的現狀可以說是新聞的娛樂化的一個突出反映。

            所謂新聞的娛樂化傾向,指的是,在媒體中娛樂消閑的娛樂性節目和內容的大幅上升,最終發展到把距離娛樂性最遠的那部分媒介內容――新聞,向娛樂強行拉近,使新聞與娛樂之間的界限變得日益模糊,即所謂新聞娛樂化。這種現象在國外以及港臺的新聞媒體早已發生了。

            媒介新聞娛樂化的實現是從內容和形式兩方面同時進行的:

            從內容上看,娛樂化最突出的表現是軟新聞的流行。嚴肅新聞比例下降,名人趣事、日常事件及帶煽情性、刺激性的犯罪新聞、暴力事件、災害事件、體育新聞、花邊新聞等軟性內容成為新聞的重點。這種現象甚至在國外一些傳統上的嚴肅大報中也出現了。

            娛樂化的另一種方式就是媒介在內容和形式上都盡力使硬性新聞軟化。在內容上,新聞界竭力從嚴肅的政治、經濟變動中挖掘其娛樂價值,在表現技巧上,強調故事性、情節性,從最初強調硬新聞寫作中適度加入人情味因素加強貼近性,實現硬新聞軟著陸發展到極致,衍變為一味片面追求趣味性和吸引力,強化事件的戲劇懸念或煽情、刺激的方面,走新聞故事化、新聞文學化道路。報紙和新聞期刊普遍發展趨勢是在新聞寫作和制作上,更多地采用特寫和人情味的手法。這種趨勢使新聞讀起來更具有戲劇性,從而要求記者在新聞的陳述與寫作上更像一個講故事的人,并不僅僅是一個報道員。

            新聞娛樂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本質原因是新聞傳媒的商業化、市場化。在中國新聞傳媒的改革中,產業化、市場化的驅動力,也推動著中國媒體與受眾的不斷貼進,而娛樂化,似乎被一些媒體當成了贏得受眾的法寶。

            與傳統媒體相比,網絡在新聞娛樂化方面的表現更為突出。

            如前所述,網絡受眾的總體構成、網絡閱讀的特殊性等特點,決定了網絡受眾的需求結構。同時,網絡媒體在轉型時期的中國社會扮演著泄壓閥與緩沖器的角色。對于處于社會各個階層的人們,特別是處于生存奮斗期的大部分網民,他們需要自覺或不自覺地以各種方式來釋放自己的壓力,閱讀消閑娛樂性新聞便是這樣一種釋放渠道。雖然這些緩解很大程度上是“飲鳩止渴”,但是,人們一般很難自覺地抵擋這種誘惑。

            在強大的市場競爭壓力下,許多網站不得不屈從于網民的意志,把網民需求作為一個風向標來跟隨。

            與傳統媒體相比,網絡媒體的新聞資源極為有限,而發布平臺資源卻幾乎可看作是無限的,這就造就了一對矛盾,其結果是:網站為了實現其每日新聞發布量的“指標”,不得不通過增加邊緣化內容而完成其任務。而網絡媒體容量上的優勢,也給了一些難登傳統媒體大雅之堂的內容以立足之地。

            因此,種種原因,使網絡新聞內容與表現手段邊緣化的現象越來越嚴重。

            (二)網絡新聞質量的邊緣化

            除了內容與形式上的邊緣化外,網絡新聞的質量也一直是遭到質疑的。在一些調查中,人們對于網絡媒體的認同度總是最低的,而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源于對網絡新聞質量的懷疑。

            2003年12月,中國社科院社會發展研究中心發布了《中國12城市互聯網使用狀況及影響調查報告》和《中國5小城市互聯網使用狀況及影響調查報告》。調查數據顯示,絕大多數人把互聯網看作是信息與資料來源、娛樂場所或聚會聊天的場所。相對而言,網民最信任的是國內電視新聞,其次是國內廣播和報紙新聞,而信任程度最低的則是網絡新聞。對于網絡媒體而言,網民最信任的是內地傳統媒體辦的網站,而不是門戶網站。

            可以說,無論是在從業人員還是受眾的眼中,網絡新聞的質量都是處于邊緣位置,是很難與傳統媒體相提并論的。

            而網絡媒體的失誤,則加深了人們的這種印象。2003年3月27日,比爾?蓋茨遇刺的假新聞,就是這樣一個典型的例子。

            網絡媒體之所以被當作最不受信任的媒體,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網絡媒體開放式的傳播格局,使新聞來源復雜化。網民不但可以通過BBS、郵件等渠道傳播各種信息,而且還可利用一些簡單的技術,模仿專業網站進行新聞發布,達到混淆視聽的目的。

            其次,網絡媒體高度的競爭壓力,使新聞處理過程被一再簡化,審核環節的減少,無疑會加大新聞發布出現紕露的機率。

            在一些突發事件發生時,當事情本身還尚未明朗的情況下,網絡媒體的“貼身”報道,往往會傳遞出一些不實的甚至是完全虛假的信息。

            網絡媒體關于臺灣藝人柯受良之死的報道,就是這樣一個典型的案例。

            從某網站的相關專題中可以看到,從2003年12月9日下午14:46分發出第一條消息起,到次日上午,不到24小時的時間內,關于柯受良的死因及死亡地點,出現了多種說法。這固然與事情本身的特殊性有關,但是,這樣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前后矛盾的報道,的確使網絡媒體的形象大打折扣。

            網絡媒體與娛樂新聞的密切關系,也更容易使它在傳播流言與小道消息的過程中扮演過于積極的角色。因為娛樂界本身就是撲朔迷離的。

            第三,網絡媒體從業人員素質參差不齊的狀況,也是造成網絡新聞質量不穩定的一個原因。一些商業網站的新聞編輯沒有受過專業新聞訓練,無論是在日常新聞處理,還是面對重大政策問題方面,他們都存在著經驗不足、素質不夠過硬的情況。

            第四,網絡媒體在很多時候充當了傳統媒體的替罪羔羊?;仡欀袊W絡媒體發展的十年,雖然在中國媒體上出現過許多重大假新聞,但真正網絡中原生的重大假新聞實際上并不多。但是,不可否認,網絡媒體在傳播假新聞方面,的確具有強大的力量。由于網絡媒體轉載了來自傳統媒體的假新聞,而網絡媒體本身又像一個放大器,因此,最終人們形成的印象是,假新聞來自網絡。

            應該看到,網絡媒體的主流化與邊緣化的雙重性,實際上反映了網絡傳播格局的復雜性。

            一位網站負責人說,“我覺得應該把互聯網看作一個功能多樣化的虛擬城市,它的首頁、新聞頻道和專欄就是像長安街、二環、三環一樣的城市主干道,總是聚集著最大的人流;BBS、聊天室乃至私聊就是城市郊區鮮有人煙的小巷,也許幾天都沒有一個點擊?;ヂ摼W的媒體效應隨著覆蓋人數的降低而遞減,留言板上的幾句話和首頁要聞欄目的一行標題的意義是完全不同的。因此,對于互聯網的各個傳播層次不能按照統一標準要求,長安街上必須遵從社會公德,有警察維持秩序,酒吧的小空間則是表達個人想法、與人交流的場所?!?

            主流化與邊緣化并存的雙重性,其實并非網絡媒體的專利。在西方的報業市場,既有《紐約時報》、《泰晤士報》這樣的嚴肅的主流大報,也有像《太陽報》這樣的低級小報。中國的報業市場也是如此。事實上,每一種傳統媒體都已形成了主流化媒體與邊緣化媒體同時并存的局面,每一種媒體都存在著層次化、多樣化的格局。

            因此,網絡媒體的構成,也應該是有層次的。其中,一些主流的網站會逐漸形成,成為網絡媒體的中堅力量,而同時,也會出現一些邊緣的、“小報”式的網站,它們的存在,主要是為了滿足人們邊緣化的需求。對于傳統媒體背景的網站來說,它們的努力目標就是主流的網站。而網絡媒體最終是主流化還是邊緣化占上風,取決于主流網站的最終影響力。

            但是,正如前文已經提到,由于商業化等各種因素的影響,在西方,大報的小報化、嚴肅新聞的娛樂化等傾向已經出現,這樣一種嚴峻的傳媒業變化局勢,對于新生的網絡媒體,是一個重大的挑戰。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網絡媒體中的主流網站能否形成,主流網站能否堅守住自己的陣地,它們又是否能夠有足夠的營利能力以保證自己的生存,這些問題,都不是現在可以回答的。但是,無疑,這是有理想的中國網絡媒體從業人員的一個追求。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754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