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rh5tj"><noframes id="rh5tj">
    <ins id="rh5tj"></ins>

        <b id="rh5tj"><form id="rh5tj"></form></b>

        <delect id="rh5tj"></delect>

          李強的故事與中國新聞教育改革

          2007-03-26 11:04:57 星期一     

            一. 課堂上的李強

            我第一次見到李強是2003年的秋天,在我開設的新生研討課《走在路上的敘事藝術》的第一堂課上。這個胖乎乎的男孩子格外引起我的注意,因為他是這個班上唯一的男生,而且是個旁聽生。李強坐在校長辦公室來旁聽的英文秘書(美國人)身旁,他們好像在用英語談論我開設的這門課。

            “同學們,今天我們的新生研討課正式開始了,這種課在西方是很普遍的一種教學模式,你們有幸能夠成為清華第一批新生研討課的學生,你們正在創造歷史”,我半開玩笑地說,同學們一片嘩然。

            隨后,我問:“什么是新聞”。同學們有各種答案。

            我的答案是:“新聞是故事。我們這門課是要你們學會講故事、寫故事。你寫的故事要有人讀、有人聽,要能夠推銷出去?!?/p>

            李強事后給我發的電子郵件說:李老師,這樣的理論我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每天接觸的媒體,無論是報紙還是電視,我所見到的新聞無非就是“××日,××在××地會見了××”、“××會議在××地隆重召開”。這種新聞在我看來,不會有多少人真正感興趣的。我一定要把這門課聽下去,學到找故事寫故事的藝術。

            在另一堂課上,我指著旁邊的同學對李強說,“明天是她七十歲的生日,你做一個模擬采訪,寫一篇她的故事,給你十分鐘時間?!?/p>

            10分鐘后,李強開始念他寫的報道“她曾用改變世界作為自己的生日禮物,”李強的聲音在發抖,這是他第一次在研討課上發言。

            “等等,她是誰,一條新聞中連人名都沒有,”我打斷了他。

            李強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

            我接著討論如何讓寫的人物和故事吸引人。我問李強:

            “你知道Seymour Topping嗎?”

            “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院長!”“普利金獎評委會主席!”

            “不錯,Topping教授是院長,也是主席,但是這些頭銜寫在報紙上對

            于廣大的中國人讀者,他們會在意嗎?”

            我接下來講了個故事:1949年4月23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攻陷南京,當時Topping是美聯社駐南京記者。他和法新社記者Bill Guan.都急著要搶發這條新聞。但是當時南京的郵局只有一臺發報機。兩個人決定擲硬幣決定先后,結果Bill Guan贏了,發了一句話新聞:“共軍占領南京“,就讓給了Topping。Topping坐在發報機前,不緊不慢地發了一個小時,把整個事件來龍去脈說了個清清楚楚。第二天全世界報紙的頭版頭條刊登的都是Seymour Topping的詳盡報道,而不是Bill Guan的一句話新聞?!?/p>

            李強不住地點頭,我問他:“你為什么能專注地聽呢?”

            “因為您講的故事跟中國有關。你對一個中國人講故事,自然要講和有關的人和事情,才會有興趣?!?/p>

            李強是旁聽生,在那個研討課上,他沒能隨我去內蒙科爾沁草原上采訪實踐課。從內蒙回來后,同學們在課上興致勃勃地講述他們的經歷,他們采集到的形形色色人的故事:干部、牧民、歌手、商人……

            我要求學生把這些經歷寫成采訪手記,每節課都拿幾篇讓大家討論。平時大家覺得自己文章寫得可以,可拿出來一念,大家一點評,才發現問題很多。大家經常就某個片斷進行討論,而李強總是一言不發坐在一邊,全神貫注地聽大家討論。也許他那是已經開始捉摸找機會尋找自己的故事。

            一年以后,也就是2005年寒假,李強回鄉采訪調查, 寫出了《鄉村八記》。通過他二姨家一個普通農民家庭的“財政狀況”,反映了中國大多數農民怎樣勞動和生活著的。他的文筆樸實,就跟他描寫的那塊土地上的農民和鄉村一樣純樸。

            二. 總理的信與清華的實踐課堂

            清華大學新聞學院大學二年級李強同學的《鄉村八記》被范敬宜院長推薦到了溫家寶總理那里,感動了總理,總理在他的回信中指出,一個好記者“最重要的是要有責任心,而責任心之來源在與對國家和人民深切的了解和深深的愛。只有這樣,才能做到用心觀察、用心思考、用心講話、用心做文章?!睖乜偫淼倪@段話是對清華大學新聞教育模式和辦學方向的肯定,對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師生是巨大的鼓舞和鞭策。想象不出來,一個只愛自己,不愛自己國家和人民的記者寫的作品能夠打動多少人。 美國一位總統有句名言:“不要問你的國家為你做了什么,而是要問你為你的國家做了什么?!白鳛闉閲遗囵B棟梁之材和未來精英的大學, 培養的是有創造力的人。一個人是否有創造力,能否超凡脫俗,表現在對世界的觀察角度是否獨特。

            《鄉村八記》這篇調查的獨特之處在于它的獨到視角。清華大學新聞學院在范敬宜院長領導下,大力推行的實踐教學正是基于這樣一種教學理念:真正有效的學習不僅僅是為了獲取更多的信息、概念或理論,真正的學習更意味著讓學生能夠來對國情、民情有新的觀察,在學習過程中對學生的認知、思想、行動上有真正的轉變。簡言之,真正的學習需要學生的心、腦、體同時參與。通過實踐教學,關注學生作為一個完整的人,在思想、感情、行為各方面的全面發展。

            基于這樣一種理念,我們在新聞學教學中大力提倡真實情景的體驗。如果學生在學校教學中對知識記得很熟,但不能用它來解決現實生活中的某些具體問題,這種學習是一種無效學習。記者是觀察記錄細節和聲色。走出教室,到處都是新聞,都是故事。新聞寫作,課堂無限。學生走出教室,把課堂延伸到了社會的各個角落。在清華新聞學堂課上,訓練的不僅僅是學生的大腦,還要訓練學生尋找故事的嗅覺、觀察細節的眼睛、聆聽語言和各種聲音的耳朵。為此我們引入了“學在路上”教學理念,即所謂“大篷車新聞學課堂”。

            在這個課堂上,我們共完成了這樣一系列走在路上的新聞采訪實踐課:2000年暑假,樓蘭沙埋古國探險;2000年暑期,內蒙古額爾濟納黑水城采訪實踐;2001年寒假,江蘇煤礦采訪實踐;2001年暑假,太行山采訪實踐;2001年6月,北京四合院采訪實踐; 2002年4月,北京胡同采訪實踐;2002年7月,重走長征路;2003年10月,內蒙科爾沁草原采訪實踐;2004年10月,山西得勝堡采訪實踐;2004年11月, 北京國子監街采訪實踐;2005年5月,北京延慶縣柳溝村采訪實踐。學生們在真實的故事中領悟新聞學核心原理。學生們領悟到:新聞學是令人興奮的、同時也是能發揮個人創造潛力的學科。通過這種訓練,學生學習的寫作不是玩文字游戲。正如李強的《鄉村八記》,不追求語言的雕鑿、做作,而是人生的故事。未來的新聞工作者應該學會這種在真實的世界里,采訪真實的故事、接觸真實的人物、學習真實的本領。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754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